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ws9527 >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赏雪

作者:江北乔木 来源:ws9527  时间:2018-01-11 15:14 阅读:

   清晨出去一趟,临近楼梯口往外一瞄,忽见楼道外一片白光光的。我猜想,是不下雪了?信步走出去,噢,还真下雪了。只见地面盖上了一层雪,院内几十辆车都盖上了一层薄雪,雪地上留下了两道清晰的脚印,不大,大概是女人孩子的。出院门的地方留下了一段刹车的痕迹,这是雪天行车急刹的缘故。这时候见人拿着手机,一边走一边打电话:“下得雪都盖过地面来了,快别干了。”听口气好像干什么小工程。望着漫天飞舞的大雪,我想,这是久违的一场雪,是2017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冒着鹅毛大雪赶回家后,见妻已睡醒,我让她猜有什么变化,她猜不出来,可能头上顶着的雪花已被暖气融化了。我说:“下雪了。”妻问:“飘雪花 了?”“都下大了。”妻感慨道:“别的地方都下大雪了,咱这里下场雪真不容易啊!”待拉开窗帘一看,妻一阵惊喜:“噢,咱这里也下大雪了,一看灰蒙蒙。你看,骑电动车的都不敢快走了。”一会儿又说:“其实,刚下的雪,走起来也没事。”我敷衍着,心已沉浸在雪里。

   我走近窗前,隔着窗玻璃,赏雪。这时候,觉得与沐在雪中有别样的感受,虽没有沐在雪中那种亲临其境之感,但却有慢慢赏雪的情趣和雅致,更有一边赏雪一边思考的细腻和收获,收获的还有一种好心情

  赏雪,随雪放纵心情,随雪任意想象,此时的雪也放松,我也放松。你看那雪花高兴的,一会儿飞,一会儿跳,一会儿腾空飞起,一会儿直直地飘落,一会儿随风斜下,一会儿又翩翩起舞,一会儿还商量好了似的打着旋儿,三步?四步?还是探戈?此时的我已辨不清了,这是雪花的高明之处,它跳出了超然于人间的舞步,它的名字就叫:雪花舞。又一阵强劲西北风吹来,雪花非等闲,随之舞起来,这一阵可谓狂舞,舞的我眼花缭乱,天花烂漫,煞是好看。只十几秒光景,雪花又缓和下来,有急有缓,这才是雪花的真性情,也才能观赏到雪花的无穷魅力。

   在观赏雪花中思考人生是一件有趣的事,雪花一会儿飞、一会儿跳的时刻,多么像现实生活中打拼的我们,在四处寻找适合自己的生活;一会儿腾空飞起,一会儿直至飘落的时刻,多么像人生中有上升的时候,达到了事业的巅峰,也有低落的时候,处于人生和事业的低谷;一会儿翩翩起舞,一会儿随风狂舞的时刻,又多么像随世事变化,干出了事业的精彩,创造了生活的多彩。雪花的飘舞,真如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打拼啊!

   赏着、赏着,想着、想着……忽见几十片雪花飘飞到窗前,与我近距离接触,我仔细辨认着,是不是还有去年冬天来访的雪花?我记得也是这种老到的方式来见我,老朋友啦,这可是尊贵的客人,又来看我了,我好感动,天气寒冷,只好隔窗相见,我怕温暖的室内融化了雪花。

   妻过来了:“哇,下得冒烟了!”打乱了我的思绪,她拉开了纱帘,不失时机地用手机拍着各个角度的雪,狂舞的雪,自然飘飞的雪,打着旋儿的雪。这个微信迷要把这美丽的雪景发到微信朋友圈里去,让数百个朋友一起分享这美丽的景致。

   雪在狂舞中,人在雪中行。只见一辆白色的轿车在慢慢出行;不一会儿,只见一个穿红色羽绒服的女子推着电动车慢慢往外走,估计她是不敢骑着往外走,大雪天的,小心点为好;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慢慢走出小门看了看,可能是看路好不好走,又慢慢地走到车前,上了车。从外面慢慢开进了一辆车,车顶盖上还披挂着满满的雪,开往车队的方向去了。这样的雪天行车、出门,不是家有急事,就是赶着上班。下雪阻挡不了人们前进的路,只能磨练人们抵挡风雪的意志和勇气

   见雪小了下来,虽还在慢慢的下,却没有了先前那种纷纷扬扬的势头,这时候,我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只见对面楼上的空调室外机、橱窗顶盖上都落了一层厚厚的雪;楼顶上那一个个热水器上能看到的一面,有雪;原先顶着薄雪的车上都落上了厚厚的雪;东南角的一片竹子上挂满了雪花,晶莹洁白的雪花,一如盛开了一片片漂亮的花:“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聚积的雪花把一棵棵竹子都压弯了腰,我曾没见过这样的雪景,依然成了院里一道靓丽的风景。

   刚才光顾了看对面的雪景,舍近求远,却忽视了眼前的风景。只见自家卧室、阳台外面的小窗台上也积了厚厚的一层雪,这是天然的,让它自然净化。只见东邻居阳台窗外防盗窗内积得雪更多、更高,这是受西北风影响,雪在这里被挡住了,聚积。

   雪可真有耐性,还在下着,雪让我也有了耐性,大概凭栏窗前快一个小时了吧?我还仍在心中暗暗发誓:只要雪还在下着,我就决不收兵,其实一听就是当兵人说的,在这里应说:决不收笔!

   天晴出来了,只懒洋洋地飘着无精打采的雪花,显得有气无力的样子。雪已近尾声,赏雪也已近尾声了。听到窗外有“嚓嚓”的扫雪声,“哧哧”的铲雪声,只见七八个人拿着扫把、铁锨在清扫单位主道上的积雪,我由此想到了前些年兼任楼长的自己,招呼着宿舍区的人们扫雪,也很有意义,现真想加入他们扫雪的行列,只因要事在身,也就做罢。

   这时候,雪又飘起来了,仿佛又要掀起第二次雪潮,很有耐性的妻在喊我吃饭了。我与雪妥协了,如此看来,我的耐性真不如雪,雪还在下,我笔已收。

   乔显德


上一篇:这个冬季,薯香飘飘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七月,赴一场荷的盛宴
·童年
·家乡的冬天
·人生寻一方净土,浪迹红尘醉与禅
·时光织旧,光阴洗白
·母亲家的老屋
·怀念那棵苹果树
·捡拾光阴的碎片
·时间的魅力
·我的风样童年
·杂文 作者:活泼的凤儿,今天真
·杂文;从那跌倒,就从那爬起来
相关短文
·这个冬季,薯香飘飘
·尸骨无存
·永恒不变在哪里
·可爱的小猫
·《寻味福州》---浓情线面
·《伴》習慣了夜
·《伴》忆梦
·既能归途亦可远方
·做份事情
·真的不容易
·致敬仙阁的小哥哥们
·快乐,才是生命最美的样子

Copyright © 2007-2014 ws9527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