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首页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文章故事>亲情文章>感悟亲情>文章内容 精美散文欣赏

孝心

作者:亦珺 来源:ws9527  时间:2014-03-17 22:24 阅读:

   文/亦珺

   一

孝心   雅兰好不容易才将女儿哄睡,忙提起热好的鸡汤急匆匆的往医院里赶。

   两个月前,雅兰的养父矮叔查出得了胃癌,这段时间一直在医院里接受化疗,她的养母胖婶在医院里陪着。

   矮叔的病情不容乐观,治疗了两个月,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还恶化了,癌细胞转移,医院已经下了两次病危通知,雅兰的心沉甸甸的。

  

   夜已深,医院的病房里,光管发出惨白的亮光,照着白白的墙壁,也照着白白的床单和被子,白白的被子里卷缩着一个因为做化疗已经掉光头发,瘦得不成人样的老头,他就是雅兰的养父矮叔。本就矮小的他被病魔折腾得更矮更瘦小了,此时卷缩着的矮叔用一双浑浊的眼望着床边的老伴。

   床沿边,趴着矮叔的老婆胖婶,当年白白胖胖的胖婶如今老了许多瘦了许多,肌肉松弛的耷拉着,又累又困的她披着一件外套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推门进来的雅兰看着这一幕,眼眶红了,她把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强忍下去,带着微笑轻轻的走了进去。

   矮叔将目光从胖婶身上移开,转上轻轻走进来的雅兰道:“兰兰,你来了,干嘛不在家多休息会。”

  “我没事,就是辛苦妈了。爸,你今晚吃得太少,我把晚饭剩下的鸡汤热了带来了,再喝点吧。”雅兰边说边将保温瓶放到床边的矮柜上。

   她犹豫了好一会才伸出手轻轻推了推了胖婶道:“妈 ,你回家去睡吧,回家趟床上睡舒服些。”

   胖婶睁开布满血丝的惺忪睡眼坐直,嘴角还流着口水,她用袖子擦了擦,声音沙哑的说:“兰兰啊,你来了,贝贝呢?睡了吗?”

   “睡了,她睡了,妈,你快点回去吧,贝贝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雅兰捡起胖婶刚才坐直时掉地上的外套帮胖婶穿上催促道。

   “ 嗯,好,我回去我回去,有事给我打电话。”胖婶揉着惺忪的睡眼站起来说。

   看着胖婶出去走远了,雅兰在刚才胖婶坐的凳子上坐下,一口一口的给矮叔喂鸡汤。

   矮叔一边喝一边叹气道:“唉,我这病也不知还能不能好,真是拖累你和你妈了,要是我熬不住走了,你可得替我好好照顾你妈。”

   “爸,你别说傻话,你一定会好的,一定会好的。”雅兰眼眶红了,手颤颤的拿餐纸擦掉矮叔嘴角边流出来的一点汤汁。

   二

  

   十几天后,在海滨墓园的一角多了一个新墓,灿烂的阳光照在墓碑上,胖婶望着墓碑上的遗照在抹眼泪,雅兰搂着她哽咽着叫:“妈…… ……” 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全卡在哽咽声里,雅兰的老公耀祖望着她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们的女儿小紫贝拉着爸爸的手忽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她有好多好多的问题想要问她的爸爸妈妈,可这气氛太凝重了,她被吓着了,可爱的小嘴张了好几次都没敢问又轻轻合上。

   晚上,夜幕笼罩着渔村,黑沉沉的,让人有点透不过气来。

   半夜里,人们都睡了,只有胖婶家的一扇窗户里还透出微微的灯光。

   屋里,雅兰红着眼眶对着低头苦恼的耀祖激动的低嚷道:“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那你说该怎么办?”

   虽然雅兰尽量压低声音了,可在这寂静的暗夜里这低嚷还是把隔壁睡得不踏实的胖婶和小紫贝给吵醒了,胖婶轻轻的起身开了门站在门口倾听。

  “要不咱们把妈送到敬老院去吧?”耀祖怯怯的望着雅兰。

  “送到敬老院去?你怎不把你爸送到养老院去,我真是瞎了眼了,怎么嫁了你这么个没有人情味的臭男人呢!当年你爸黄土都埋到脖子了,我还那么义无返顾的嫁给你,这些年辛苦苦的把他给伺候好,你倒好,我爸刚走就让我把我妈送到养老院去,亏你想得出,你好意思吗?”雅兰激动地怒骂道。

  “那不是没办法吗,我爸可是亲爸,你爸妈又不是亲生的,只是养父养母,再说我们就一房一厅,我爸都睡客厅了,贝贝也没个房间,你让妈去了睡哪儿?”耀祖底气不足的辩解道。

   他不这样说还好,这么一说可把雅兰彻底激怒了,她不管不顾的大声嚷嚷道: “是,你爸就是爸,我爸妈就不是爸妈,你亲生的爸我就有责任白白做牛做马伺候着他,什么都不得他的,还为他欠下那么一大屁股债让我们拼了命去挣钱来还,我爸妈不是亲生的他们就活该什么都给我,白白把我伺候这么大送去伺候你们父子两。我妈真是傻透了,当年干嘛要劝我嫁给你这样的一个人呀。”

  “你别这么大声,会把你妈吵醒的,让她听了会难受的 。”耀祖惶恐不安的低声道。

  “哼,你会在乎她难受好受,…… …… ”

   屋里,雅兰流着泪在滔滔不绝的诉说着自己委屈不满和怨恨。

   屋外,胖婶流着泪呐呐的低叹道:“老了,没用了!老了,没用了!活着是孩子的累赘啊!”她缓缓的向屋外走去,出来门,出了院子 向海滩走去,老泪横流一直呐呐低语道:“老了,没用了!老了,没用了!活着是孩子的累赘啊!”

   醒了一直躺床上闭着眼听爸爸妈妈吵架的小紫贝看见外婆走了出去也起床好奇的悄悄跟着 。

   三

   八年前的一天中午,阳光灿烂,公园湖边的丁香树下, 满脸喜悦的耀祖和羞涩甜笑的雅兰异口同声的说:“雅兰,给你个惊喜。”“耀祖,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惊喜?”“ 什么好消息?” 他们异口同声的追问。

   “ 哦呵呵,什么好消息?你先说吧。”耀祖望着雅兰笑道。

   “不,你先说,到底要给我什么惊喜啊?”雅兰望着耀祖。

   “好,我先说就我先说,我昨天去交钱定了房子 ,明天你带上你的身份证,我们去签完购房合同交完首付就可以拿房门钥匙了,是现房,简单装修过的,立马就可以住,小区环境还挺不错。不过我没那么多钱,只能给你买个一房一厅,而且还是按揭的,房主就写你名字,我们一起供,等以后有钱了我们再买大的,把这小房出租,出去,你看行吗?”

   “嗯,行,谢谢你,耀祖。”雅兰高兴的说。

   “我说完了,该你了,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啊?” 耀祖道。

   “我升职了,每月工资可以涨一千块,还有我最近老恶心想吐,今早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我有了。”雅兰羞涩的说。

   “有了?有了什么?”耀祖一时反应不过来。

   “你笨哦,当然是有了孩子咯,有了我们的孩子。”雅兰娇嗔道。

   “哦,真的呀?我快要做爸爸了呀?真幸福,明天去签完购房合同,后天我们就去办理结婚登记 。哟哟,一下子有房子、有妻子还很快有孩子,真不错耶,我一定要好好努力,让你和孩子成为最最幸福的人。”耀祖乐得合不拢嘴。

   雅兰也一脸幸福的笑着。

   第二天,他们顺利的签完合同交完钱拿到了钥匙,兴奋的来的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前,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看着这已经属于自己的新房,心里的喜悦难以言喻。

   正当他们开心的看房的时候,耀祖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按了接听键笑道:“喂,你好,谁啊?请问有什么事?”

   接完电话,耀祖的脸上瞬间变了,变得很难看很难看。

   雅兰惶恐不安的问:“耀祖,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爸爸今早下地突然晕倒了,邻居发现后打120叫了急救车,刚才医院来电话通知说我爸是因为中风而晕倒,正在医院抢救,叫赶快回去补签字和交费。”耀祖沉声道。

  “哦,那我马上跟公司请假陪你一起回去。”雅兰边说边掏出手机给公司打电话。

   耀祖没有兄弟姐妹,他爸因为家里穷,快四十岁才娶了个三十多岁都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也就是耀祖的妈妈。耀祖她妈在生他的时候因为是高龄产妇又没去医院只找了个村里的接生婆来接生,结果难产死了,撇下了刚出生的他。这些年是他爸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含辛茹苦的把他抚养大的,他们父子两感情很深。

   医院里,艾大爷已经动完手术了,可一直昏迷不醒,已经三天了。医生说:因为送来不够及时,不能在最有利的时间内进行抢救,所以虽然动完手术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有可能会一直昏睡不醒成为植物人,就算能醒过来也是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

   耀祖焦虑伤感的在病房里走来走去,雅兰困乏的在病床边打盹 ,耀祖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突然停下来对雅兰说:“雅兰,要不我们分手吧!”

   正在打盹的雅兰猛地跳起来不敢置信道:“什么?你说什么?我们分手?你开什么玩笑啊。”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真的,我们分手吧。”耀祖沉痛但很坚决的望向雅兰。

  “你,你 …… …… ”雅兰气得半天说不出话,缓了好一会深吸了几口气才 哭着大嚷道:“我们分手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你想让我一个人承担一个人抚养吗?”

  “孩子不要了,我叫护士来看着我爸,我陪你去妇产科吧。”耀祖红着眼眶低着头小声道。

   雅兰瞪大眼睛望着耀祖,像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似的,这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耀祖吗?这是一直深爱她口口声声说要照顾她一辈子,一辈子都会对她好的耀祖吗?这是几天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好好努力,要让自己和孩子成为最最幸福的人的耀祖吗?她不敢相信,她实在不敢相信。

  “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雅兰逼近耀祖,她希望刚才是自己听错了,她希望耀祖这次回答的是不一样的话。

   可耀祖不改初衷,很认真地一字一句道:“雅兰,对不起,我们分手吧,孩子不要了,不能让他拖累你,我陪你去打掉吧。”

   “ 啪。”雅兰狠狠的给了他一大嘴巴,悲愤至极的冲出了医院。

   耀祖想追出去,可出到病房门口回头看看病床上的老父亲,狠了狠心就又折返回来 。

   他情绪低落的在雅兰刚才做的凳子上坐下,凳子上还有雅兰留下的余温,可她走了,不再属于他,还有她肚里他们的孩子,还没来得及来到这世上他就要狠心的杀死他,真是残忍真是无奈

   恍惚中他好像 看见父亲的一只手动了动,眼睛轻微的眨了两下。他不敢置信地揉了揉泪濛的双眼,果然见父亲的手好像努力的想往上抬,可抬不动。

   艾大爷费劲的睁开眼,吃力的断断续续道:“混 ……混蛋,快 …… 快点追 …… 追呀,把雅兰追回来。”

   你醒了,爸,你醒了,你终于醒了,耀祖抓着父亲的手喜极而泣,倒没去在意到老父亲说的话。

   四

   雅兰带着一肚子的委屈和满怀的伤感跑回了老家,一进家门看见胖婶只叫了一声“妈。”就扑进胖婶怀里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这可把胖婶吓了一大跳,好半天才从雅兰断断续续的哭诉中弄明原委。

   胖婶轻拍着她道:“傻孩子,他是爱你才做这样的决定,他是怕你跟着他要一起来照顾他爸,要跟他一起挣钱为他爸治疗,要让你过穷日子苦日子 ,他不想让你跟着他吃苦受穷,所以才提出跟你分手的。”

   “那你说我该怎办?妈。”雅兰抬起泪眼望着胖婶问。

   “ 怎么办你要先问问自己的心,你爱他吗?你愿意跟着他受苦受累吗?你要不跟他,你肚里的孩子怎么办?你是狠心拿掉还是自己一个人生下来抚养?说实在的,如果不是你肚里有了他的孩子我真希望你跟他分手算了,天下的父母都是自私的,都不想自己的孩子受苦受累,我也一样。不过你现在有了孩子了,妈不希望你们分手,孩子是上天送给我们的礼物,上天把他送给你,是因为他跟你有缘,你不可以不要的,你们现在有困难妈可以帮你们。”胖婶叹气道。

   “就算没有孩子我也愿跟着他,哪怕受苦受累我也愿意,因为我真的爱他,他也爱我,我不想跟他分手。”雅兰抹了抹眼泪道。

   “唉!既然这样还哭什么,走吧,傻孩子。他刚买了房,估计会没什么钱给他爸治病,我找你爸把存折要来,把家里钱全带上,陪你一起去医院吧。”胖婶帮雅兰抹了抹眼泪。

   雅兰“吧唧”在胖婶的胖脸上亲了一口 道:“妈,谢谢你,你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妈妈。”

   “这孩子,还是长不大的样。”胖婶轻嗔道,不过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五

  

   两年以后,周末的傍晚,雅兰推着艾大爷,耀祖抱着小紫贝一家人在江边公园有说有笑的缓缓散步。

   经过两年的康复治疗,一直瘫痪在床的艾大爷终于可以坐起来,甚至可以扶着墙或栏杆慢慢挪动一下下了。

   雅兰望着金灿灿的江面长长舒了口气,是的,她终于可以舒口气了。想想当初为了还房贷、还有给老人治病,耀祖兼做两份工,自己驮着肚里的孩子要上班还要照顾一个瘫痪在床不能动的老人,真的很难想 当时是怎么熬过来的,好几次为了伺候老人差点弄得流产。现在总算好了,紫贝他爷爷康复得不错,医生说继续再做做康复治疗就可以走路了,虽然不能像正常人那样,可最起码生活可以自理了,不再用人伺候了。

   小紫贝闹着从爸爸怀里挣下来,跟其他小朋友追逐玩耍,艾大爷坐在轮椅上笑呵呵的看着,雅兰拿着手机拍美丽的江景,耀祖没事可做,眼睛追逐着可爱的女儿,时不时喊一句:“紫贝慢点慢点。”“紫贝,小心小心,别摔着。”一脸担心的紧张样。

   小紫贝可不管爸爸喊什么,只顾咯咯的欢笑迈着小脚丫跟着其他 小朋友追逐。

   突然,碰到一个大哥哥,小紫贝摔倒了,紫贝爸忙冲过去,紫贝爷爷也扶着轮椅站起来着急的问:“怎么了?怎么了?贝贝摔疼了没?”

   小紫贝膝盖摔破皮了,疼得呲牙咧嘴的,可没有哭

   紫贝爸爸心疼的问 :“贝贝,疼吗?”

  “疼,可妈妈说了,紫贝要做最最勇敢的好孩子, 紫贝疼也不哭。”小紫贝一脸认真满带稚气的说。

  “是,是,咱紫贝是最勇敢,最乖的好孩子。” 耀祖一把抱起小紫贝说:“我们回去吧,不早了,要回去做饭了。”

   回到小区,夕阳都下山了,只剩一点余辉映照在西边的蓝天上。

   一路上,时不时有熟悉的邻居跟他们打招呼,都羡慕的说艾大爷好福气,儿子媳妇都这么孝顺,小孙女又这乖巧可爱。

   回到家,雅兰和耀祖一起进厨房弄晚饭,艾大爷靠在客厅自己的小床上看电视,小紫贝天真的说:“爷爷,我帮你按摩腿,这样你很快就可以走路了。”

   小紫贝自小就看见妈妈天天帮爷爷按摩腿,跟爷爷说按摩腿就会好得快些,就会很快可以走路,所以可爱懂事的小紫贝也学着妈妈的样子那样说那样帮爷爷按摩。

   才一岁多还不到两岁的小娃娃,她的小手是绵软无力的,不过这绵软无力的小手不只是按摩在艾大爷的腿上更是温暖的抚摸在他的心上,有这么孝顺的媳妇和孙子天天这么伺候着,他必须要快点好起来才对得起她们呀。

  

   六

  

   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小紫贝就七岁多了。

   紫贝的爷爷终于康复了,虽然不能干粗重活,可生活已经完全可以自理,还能做些简单点的家务,本来要供十年的房贷也提前两年一次性还清了,他们终于苦尽甘来。

   可上天有时就喜欢捉弄人,给人的幸福时光总是那么短暂。

   这天,一家人正开心的吃着晚饭,胖婶突然打电话来说矮叔病了,住院了,医院确诊为胃癌晚期。

   雅兰请了长假立马赶回去,她跟她养母胖婶一起轮流照顾矮叔,她希望能出现奇迹,她希望她养父也能像她家公一样慢慢好起来,可惜辛辛苦苦照顾了两个多月后矮叔还是熬不住走了。

   矮叔快走前的那几天一直昏昏沉沉的,这一天他突然很清醒,拉着兰兰的手说:“ 兰兰啊,这么些年我们知道你难,我们有什么困难都自己扛着尽量不麻烦你,可以前有我陪着你妈,我们相互照顾着,有事都能扛住,如今我可能熬不过去要走了,没法再陪你妈了,留下她一个人,万一她有个头疼脑热的也没个人在身边端口水递碗饭的,真是苦啊!要是突然有什么意外的话也没有个人发现那她可怎么办啊!爸这一辈子没求过人,可爸求你,无论如何不要留你妈一个人在渔村,那样我不放心啊。你答应我,帮我照顾好你妈,不然我真的死不瞑目。”

  “爸,你没事的,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好的,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妈 。”雅兰哽咽道。

  “ 有你这句话爸就放心了,紫贝的爷爷你都能那么用心照顾,我相信你一定会帮我照顾好你妈的。”矮叔费劲的抓起旁边胖婶的手放进雅兰的手里,缓缓闭上了眼睛,原来他只是回光返照。

   胖婶和雅兰呼喊着失声痛哭,可矮叔再也没有任何回应了。

   七

  

   弯月西沉,胖婶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老长,她缓缓的向海滩走去,一直没发现身后跟着的小紫贝,嘴里不断的呐呐道: “老了,没用了!老了,真的没用了!活着是孩子的累赘啊!”

   小紫贝很害怕,很想跑回家叫爸爸妈妈,可又很好奇,忍不住跟着想看看外婆到底要去哪儿要干什么?

   相伴几十年的老伴就这么突然走了,女婿又说出那样的话,她不能让兰兰为难啊!虽然兰兰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她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爱着,她爱兰兰和矮叔甚过爱自己,可如今一个深爱的人没了,另一个为着自己而伤心痛苦不知该怎么办,她觉得自己活着真是多余的了。

   海水冰凉冰凉,可海水再凉也没胖婶的心悲凉。

   看着外婆走进海水里,小紫贝吓坏了,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跌跌撞撞的跑过去抱住外婆哭道:“外婆,你要干嘛呀?外婆,贝贝怕,贝贝害怕,海水冷,海水好冷,贝贝好冷,贝贝要回家,外婆你陪贝贝回家好不好?你陪贝贝回家好不好啊?”

   胖婶没想到小紫贝会跟着她,听着小紫贝的哭喊她乱糟糟的脑子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慌忙拉着小紫贝往岸上走。

   “贝贝,我的乖贝贝,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跟着来了呀。”胖婶不知道该跟小紫贝说什么好,一把抱住她痛苦的大哭起来。

   这可把小紫贝吓坏了,她也跟着大哭起来。

   吵着的夫妻两发现隔壁的老妈和女儿都不见了了,可慌了,急急忙忙的跑出来找。

   雅兰一边跑一边说:“你这混蛋,如果我妈和女儿出什么事的话,你别想我会原谅你。”

   耀祖不敢吱声回应,一边跟着跑一边在心里暗暗祷告千万千万不要出事。

   远远听到紫贝和她外婆的哭声看到她们的模糊的身影,雅兰和耀祖都轻轻松了口气。

   他们走过去,看着湿漉漉的祖孙两,雅兰忍不住蹲下抱着她们失声痛哭,而耀祖扑通跪下道:“妈,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我不该说出那样混蛋的话,我们回去吧,回去我把我们的小房租出去,去租个大房子我们一起好好生活,我和雅兰还有咱们紫贝一定会好好孝顺您的。”

   “你有这份心就够了,我不跟你们去,城里的生活我过不惯,再说我也还没有老到动不得,我自己在渔村自在些。”胖婶有点儿赌气的说。

   “妈,你不答应就是不肯原谅我,你就原谅我吧,好吗?算我求你了,就当是为了雅兰和贝贝好,你就答应我好吗?”耀祖恳求道。 ”

   “妈,你就答应他吧,要不我就和贝贝留下来陪你,不跟他回去了。”雅兰也帮着请求。

   “傻孩子,说的什么傻话,好吧,看在你和贝贝的份上,我跟你们去。”胖婶道点头答应了。

   雅兰笑了,耀祖松了口气,小紫贝忽闪着可爱的大眼睛,这明亮的眼睛像闪烁在黑暗里的星星。


上一篇:母爱如水,父爱如山   下一篇:父母老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亲人之间不欠四种帐
·父亲,我心中永远的英雄!
·八年,最充实的十天
·说给妈妈的10个对不起
·可怜天下父母心
·父母老了如是说
·善意的谎言-秘密
·父亲
·原来,你名字叫袁坚强
·我和父亲
·爱的礼物
·一辈子的电话和关爱
相关短文
·母爱如水,父爱如山
·我和父亲
·母亲
·异样的心情
·美丽的谎言,注定的相遇
·不能忘记的情----父亲~母亲(亲
·母亲的短信
·我的母亲
·来生你做我的孩子
·五一在感慨中度过
·爱,给个拥抱
·我们总有太多的来不及

Copyright © 2007-2014 ws9527  版权所有.情感文章,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